西奈山日出

等待西奈山日出

凱薩琳修道院

西奈山駱駝

西奈山聖三教堂


西奈山風吹來.星星何其閃爍
西奈山風吹來.星星何其閃爍

928日.山城凱薩琳旅館.
今天起的好早,我們要去爬西奈山,摩西山.兩點半,旅館的人就把我們敲起,準備了熱茶與簡單早點.天空是暗的,只有旅館游泳池畔的燈光,晨氲冷寒,寒星閃爍,山城好寧靜.約十人左右,但我們這團,只有Jan與我.導遊把我們帶到入山的地方,交給帶山的,他就走了.我們開始慢慢走,經過凱薩琳修道院,它的燈光黯淡.天氣有點涼,開始爬坡了,有點摸黑的感覺.路變窄了,山變陡了,有好多駱駝靠在路邊,等著作生意.山路的石塊增多了,我們一塊石頭一塊石頭的往上爬,好多爬山的人,應該說朝聖的人,還穿著不綁鞋帶的摩西鞋.女性還不少,更多年輕人.不少說法文,更多說俄文的.有點累了,開始流汗了,山路邊停一停,天還不亮呢.再繼續,前頭人多,但我只看著地上,踩好石頭就好,腦子是空的,只顧往上爬.牽駱駝的埃及人越來越多了,也有躺在山路邊的,我想他們昨夜跟本就在山上睡.要駱駝嗎!要駱駝嗎!我們還是繼續走,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已汗流夾背,我們還是繼續走,我已開始抱怨,山怎麼這樣陡.我也聽到猶太人的抱怨聲,為什麼把我們帶到這裡,我們在埃及不是好好的.是阿!躺在床上睡覺多好,不行,我們還要往上爬.我問帶山的,還要多久,他說還要兩個小時,我就決定騎駱駝了.

我們叫了駱駝,駱駝蹲下,背包放著駝峰上,Kulahi hi!駱駝主人指揮著駱駝,我在駱駝背上一前一後的搖動,駱駝慢慢的踏著山路,我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星,山風吹來,打個寒噤.山路還是暗的,西奈山的星星怎麼這樣閃爍!我有神秘的感覺.我想著摩西帶著猶太人在這山路上逶迤.過了約一個小時,駱駝主人跟我說,駱駝能走的路只到這裡,往上到山頂還要一個小時,一千個階梯.哇塞!那能怎麼樣,只有繼續走了.他告訴我,如果走不動,山路上還有不少休息的客棧,可在客棧裡喝茶休息.感謝上帝,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不會叫朝聖的人有任何差錯的.我們在客棧裡休息,我們帶山的與Jan都在那裡喝茶,還有好多法國人,有的乾脆蓋著毯子睡覺了.休息片刻,我們繼續前進.山越來越陡,山路越來越彎曲.我們一步一腳印,在山彎處歇息一下,再繼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天有了亮光,再繼續,我們更有自信了.在山頂山,已有人在那等著看日出了.Hu la,我們到了摩西山頂了,Wir haben geschaftJan 說:我們到達了!我們爬上山發了三個小時,這是這次埃及神秘之旅的最高潮.我們坐在摩西山頂的石塊上,等著看日出,旁邊坐了好多俄國的年輕人,男男女女,靜靜的等待.當第一曙光從山巒迸出,好多數位相機對準東方.緩緩的約十分鐘吧,太陽出來了.Jan跟我說,我們到最高聖三小教堂照張像,我高舉雙手,為這次的摩西山之行歡呼.

宗教的真理vs歷史的真實
我們下了山,來回共五個小時.導遊又把我們接回旅館,妻頻頻問我經驗如何,我訴說了一遍.洗個澡,然後在旅館的院子游泳池邊散散步,看著對面的山丘,紅色的高原,寧靜而莊嚴.我在想:出埃及記的故事是歷史嗎?耶和華神幫猶太人過紅海,埃及人全被淹死是真實的嗎?那是埃及最興盛的年代,聽說是RamsesII當政的前後時代,他戰功顯嚇,為何出埃及記的故事,在埃及的浮雕上,一點點的記載都沒有?還只是猶太人的主觀信念與信仰?或許西奈山的四十年流浪是真實的,但耶和華端出十戒可能是真實的嗎?我們不必把信仰當做歷史來了解.歷史是真實(Wirklichkeit),信仰是真理(Wahrheit).真理只是要講出一套道理,它不必在現象界是真實的.歷史屬此岸,宗教屬彼岸,不應該是矛盾,而應該是互補.
(27.10.06.結束)20121023修正)(20161023重編)

 

山城凱薩琳旅館

 

凱薩琳旅館夜色

西奈山山路

西奈山朝聖香客

西奈山朝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