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Carlos

 

昨天中午朋友請吃飯然後一起去看歌劇Verdi Don CarlosDon Carlos原是德國文學家席勒的著作,Verdi把它改編成五幕八場的歌劇,是個大戲,演了五個小時,從午後五點到晚上十點,回到家己經夜夜了。

 

Don Carlos原是西班牙王子,十七世紀西班牙極為強盛,法蘭西把公主伊利沙白嫁到西班牙,希望能夠和緩與西班牙的緊張情勢,私人婚姻常是政治的滑潤劑。伊利沙白在楓丹白露的森林中邂逅了Don Carlos,歌劇便從伊利沙白的驚恐邂逅、怦然悸動;Don Carlos的喜悅漾然、繾綣倩絲的音樂中,正式開始了,人間如是美好。

 

然而Don Carlos的父親飛利浦二世卻要把伊利沙白據為己有。伊利沙白為了法蘭西的安危只好千不願萬不願痛苦的勉強答應了Don Carlos情何以堪魂不守身失落森林Don Carlos蹉跎來到教堂的墓園人間的痛苦緊跟修道院和平只有天上有那是他祖父卡爾五世陰魂的聲音Don Carlos驚恐萬分。Don Carlos的朋友Rodrigo跑來安慰他:化痛苦為悲壯,捨私情而為百姓。意思捨私情為宗教,Rodrigo希望Don Carlos能夠幫助法蘭德爾的新教徒,免受天主教的壓迫。十七世紀有新舊教的矛盾,為轉移為情所困,Don Carlos答應了。

 

為了去法蘭德爾Don Carlos需要國王同意Don Carlos來到伊利沙白的花園希望母后能為他說項。看到日夜思慕的伊利沙白,Don Carlos一時情激,緊抱母后。伊利沙白面對情郎的突然,驚愛交錯,不知所措,大聲驚叫:刺死國王,用血手把我帶上祭壇。 Don Carlos羞愧萬分,唱著:啊!我被詛咒了。 Don Carlos默默的走了,在Don Carlos弧獨的背影里,伊利沙白倒了下去。

 

這時國王出現了,看到王后獨個那裹,便把法蘭西帶來的女侍罵了一頓,並要趕他回法蘭西。王后唱著不要哭泣,我的好友!。他安慰著女侍,並哀怨的說,法蘭西的公主,在西班牙如何受欺負。等王后與女侍走後,國王告訴旁邊的大臣Rodrigo說,他懷疑王后與Don Carlos有染,交待Rodrigo多注意,Rodrigo 穩住情緒的說

 

Don Carlos劇中還有一個重要的角色便是西班牙公主Eboli。她亂倫與父親有染又愛上他的弟兄Don Carlos。天主教國家有帶面具舞會的習俗,公主Eboli帶上面具,去作愛的約會。Don Carlos誤以為Eboli是伊利沙白,便向她訴說離別的思戀,當面具取下,竟是EboliDon CarlosEboli說對不起,Ebol知道Don Carlos愛的不是她,Ebol極為生氣。Ebo卻掌握了Don Carlos與伊利沙白的戀情。在旁的Rodrigo要殺人滅口,Don Carlos阻止了RodrigoEbo憤憤離去,Rodrigo卻警告Don Carlos,唱著:小心啊,你這冒牌的兒子。

 

宗教革命後,天主教與新教存在著矛盾。現在天主教會要火刑法蘭德爾的新教徒,Don Carlos向父王請求,伸出慈悲的手。國王說新教徒是叛民,他站在天主教這邊,更怒叱Don Carlos帶頭造反。王子拔出利劍:我要拯救法蘭德爾。國王命令王子把利劍交出,沒人動手,沒人站在國王這邊。就在千髮一鈞的時候,Rodrigo走向Don Carlos說:放下你的屠刀。Don Carlos傻住了,驚呼:是你?Rodrigo

 

Rodrigo曾安慰過Don Carlos,化痛苦為悲壯,拯救法蘭德爾。國王當場封Rodrigo為公爵,新公爵取得國王更加的信任,熊熊的刑火更加猛烈了,天上響著救犢的音聲。國王在Eboli的床第中,悲傷寂寞的唱出:他不曾愛過我。他指的是美麗的王后伊利沙白。這時天主教大主教出現了。他要求處王子Don Carlos,但卻無視Eboli的亂倫。大主教更要求處死公爵Rodrigo,國王的耐性失去了,他大吼的反對:忠誠的人必得保護。大主教走了,國王的心又倒向天主教會。

 

王后慌張的跑來說,珠寶箱被偷走了。國王說:就在這兒。打開,有Don Carlos的肖像,王后欲辯無言,國王冷笑的走了,伊利沙白倒在地上。RodrigoEbol把王后扶起Ebol公主懺悔偷了王后的寶箱說自己愛Don Carlos由愛生妒害了王后。更說出自己與國王的亂倫,王后震驚的離去舞台。Ebol懺悔的獨唱:被咀咒的美貌。真是淒楚。

 

依照主教的意思Don Carlos現在牢獄。被信任的公爵Rodrigo來訪。RodrigoDon Carlos我己寫信給國王要赦免你。我將死去,你要好好活下去。 極救法蘭德爾是不變的使命,我的遺言都在王后那里。Rodrigo以死相諫,一聲搶起,Rodrigo倒下。國王出現,赦王子無罪,王子不領情,急促里,新教徒衝進監獄,國王說:王子在這里。大主教出現,震服了暴民,歌聲讚美國王。天主教與國王的合作,又是政教的一次勝利。伊利沙白等著Don Carlos的到來要把Rodrigo的遺言交給他極救法蘭德爾。伊利沙白勸王子,了斷私情,共努新教。他唱著知道空虛人世的神。人生一方面是多彩姿的情愛,另一方面又是空夢一場。真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主教陪著國王又出現,命令抓下兩人。祖父卡爾五世陰魂出現了,把Don Carlos帶入墳墓中,伊利沙白倒下,黑幕徐徐垂了下來。知道空虛人世的神的音樂如此繞樑。200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