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主義休姆與因果律

休姆(Hume1711-1776)
文藝復興以後除了笛卡爾、斯賓諾沙、來布尼茲的理性主義之外,還有洛克、柏克萊、休姆的經驗主義。所謂經驗主義就是說:所有的知識必須經過人的經驗才能成立,我們在這裡不想依照哲學史的習慣,一個一個哲學家的介紹,我們只是介紹休姆,而且只介紹休姆最重的因果關係觀點。康徳說: 休姆把我從獨斷的幻夢中喚醒康徳指的便是休姆的因果關係觀點。

觀念..分析.綜和.先驗.經驗
休姆把關係分成兩種:觀念的關係與事實的關係,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區分,我們腦子里的觀念與外在的事實是兩回事,觀念關係的命題都是分析命題(analytic proposition)事實關係的命題都是綜和命題(synthetic proposition)什麼是分析命題呢?就是說它是演譯的,它不能增加我們新的知識。什麼又是綜和命題呢?就是說它是歸納的,它能增加我們新的知識。除了分析命題綜和命題的分法,命題還有另一種重要的分法:先驗的(a priori)還是經驗的(empirical)命題。所謂先驗命題,就是不需依靠經驗,便能肯定的命題,經驗命題必需依靠經驗才能判斷的命題。

現在我們來看看休姆對這兩組觀念(分析綜和與先驗經驗)的看法,休姆說:沒有一個先驗命題是綜和的,所有的先驗命題都是分析命題,所有的綜和命題都是經驗命題。

只有綜和命題能過給我們新知識,綜和命題都是經驗命題。休姆認為經驗的判斷是一種習慣,它是不可靠的。所以說新知識都是不可靠的,休姆是經驗主義者,但經驗不可靠,所以休姆也就變成懷疑主義者了。就是這個懷疑使康徳從獨斷的幻夢中驚醒,後來康徳以先驗邏輯transzendentale Logik 的先驗分析tranzendentale Analytik藉知性Verstand範疇Kategorie中的因果律來肯定牛頓的古典物理學是可能的,知識是不必懷疑的, 知識是可靠的。現在我們再回到休姆的因果關係來。

因果關係
休姆發了很多篇幅來論述因果關係,我們幾乎把因果問題與休姆的名字聯在一起,康徳受他的影響。量子物理、相對論後,他的問題從新被討論,Popper的可否定原理(Falsfikationsprinzip)也討論它。休姆認為因果關係是:我們以已觀察到的一件事,來預測支持另一件還未觀察到的事。比如我們看到許多鵝是白色的,於是我們就說下次我們再看到鵝,它也是白色的,甚至說:所有的鵝都是白色的。我們怎麼會這樣判斷呢?因為經驗告訴我們,鵝與白色之間有個因果關係。
鵝與白色之間真的有個因果關係嗎? 休姆說:沒有。不論從觀念的關係上,或從事實的關係都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鵝與白色之間的前後跟隨關係,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我們所以把它聯在一起,只是我們的習慣。因為這種重複的習慣,而產生我們的信仰。他們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我們所以說:鵝是白色的,那只是我們經驗的習慣與信仰,休姆是懷疑主義者。

現在我們來看看休姆如何把康徳從獨斷的幻夢中喚醒?我們一般都會獨斷的認為因果關係,因果律是客觀的存在。現在休姆卻認為:因果關係的判斷只是一種習慣與信仰。那依靠因果律的牛頓三大定律該如何解釋? 康徳在他的先驗邏輯transzendentale Logik 的先驗分析tranzendentale Analytik論中說,人的先驗知性Verstand先驗的十二個範疇Kategorie,這十二個先驗範疇中,就包括了先驗的因果判斷能力,因果判斷能力是先驗先天的。但因果判斷的內容卻是來自後天的經驗,經驗如瞎子,因果的先驗能力如瘸子。瞎子背著瘸子,才能走路,經驗與先驗的因果判斷互攝,人才能正確的認識。後天的經驗是雜亂的,先天的因果判斷才能使物理學成為普遍與必然。後來量子物理、相對論後,因果律的問題又從新被討論,Popper提出可否定原理(Falsfikationsprinzip)請參考自然律與道德律. 因果律在歷史上經過來回無數的辨証,無論因果律是先驗的,還是後天經驗的,今天一般科學家與哲學家認為因果律具有普遍性與必然性,這也是我們目前的看法。(16.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