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風光  

有人把漢堡拿來當小說內容,真是奇特了!我回台灣,小孩問我住德國那堙H我說漢堡,他們都會一直看著我,然後呵呵大笑,他們想到麥當咾去了!每當打電話給台灣公司,說漢堡,他們都會回答:我們沒訂啊!可見漢堡多鄉下。上次回台灣,一位朋友說漢堡好漂亮喔!我說你怎麼知道?他說"最近一期007演的"007最新一期以漢堡作背景,我很少看電影,不知攝影真實與否。漢堡是個鄉下地方,一點不熱鬧,即無文化(比不上台南),也沒首都氣派(比不上台北),你就知道,旅行社就不認同她。住的都是一些庸庸俗俗的商人,美其名德國的世界之窗,找個上海市當姐妹城壯壯自己膽子。    住久了也慢慢喜歡她,正如結婚久了也要遷就現實。其實我只喜歡漢堡的海邊,過了北海便是英國。過了波羅的海(應說東海),便是北歐,丹麥,娜威,瑞典,芬蘭。我最喜歡坐船渡波羅的海到丹麥,早晨看旭陽,傍晚看黃昏,海水過綠,海風過癮,點些海鮮,白酒,就飄飄欲仙了,當然還沒有把"人物"說在里頭呢!   我更喜歡躺在小島沙灘上,聽聽雄壯的潮音,看看捲捲的飛浪,溫暖的陽光引我絲絲情思,軟軟的沙灘使我有太多幻想(包括Aphrodite),還有那目不暇顧的燕肥妃瘦(不可穿BH,別人會笑)!歐洲真好,北歐更坦!  http://www.taiwannet.de/nordse1.gif     

我也喜歡海邊,丹麥真都是天體營?BH是甚麼的簡寫?還有庸俗的商人幹嘛都住漢堡,而不是慕尼黑?   

BH,是德文簡寫,H是套,B是胸。你知道我很喜歡游泳,記得剛來德國不久,有一次在游泳池看到一位小姐掉了BH,趕快緊張的游過去告訴她,她卻笑笑,我有點不好意思就游走了,後來才知道,人家是故意的,真是太聳了(台語,鄉下人)!現在更不一樣了,帶BH的是例外,到海邊,那就不只BH了,跩跩長處,算是什麼!所以北海,東海真是百""齊放,百""爭鳴,你幻想看看,大家排隊買冰棒,買藷條的風光!年青的還好,春光明媚;老夫人也唯皺正襟,面不改色,一個接著一個耶!實在不適()抬舉,但太低姿勢,又沒面子!庸俗的商人怎麼會跑到慕尼黑?慕尼黑是德國的台南,文化之城耶!漢堡自古以來便是漢沙同盟的自由港,誰也管不了她,教化不了她,當然只有庸俗了,物以類聚,人以臭氣相投。 昨天晚上,…. http://www.taiwannet.de/nordse1.gif   

你也敢在海邊蹓鳥嗎?鳥姿勢要怎麼擺才恰當、不失態,恐怕有點難ㄜ。我倒覺得台南的男人,大部份都很庸俗。跟我說台語,不需常常解釋,我聽得懂,只是說得較差。我現在與朋友講話,都是國、台語交雜,但聊天可以,一旦遇到正事,就會無法輪轉,有時接到只會說台語的客人電話,我使盡渾身解數講完,只看到身旁同事全都笑癱在坐位上,然後就紛紛求我拜託我不要再講台語了,我現在講得最溜的還是一些罵人的話。 ….  http://www.taiwannet.de/nordse1.gif   

前幾天,我們談到波羅的海,談到丹麥,我不但愛丹麥的海水,沙灘,美人魚,我也愛丹麥人,維京族的后裔。我不知跟你說過沒有,我愛三個丹麥的天才。一個是波爾(Bohr),物理學家,29歲得諾貝爾獎的Heisenberg(提出測不準定律),是他的好朋友,波爾是哥本哈根學派的掌門人,為了量子物理,長期對抗愛恩斯坦,一直到愛氏過世;一個是安徒生(Andersen),美人魚的童話作者,但我最喜歡的卻是他《沙丘的故事》,描寫在橘子園里長大的西班牙公使夫婦,如何遇海難,他的孩子如何在丹麥被救,如何在沙丘里長大,沙丘如何掩蓋寂寞的教堂...。我小時候住海邊,海水沖走陸地,也沖走祖先的墳墓,想著先人在海水堙A好是寂寞,夜里聽著浪濤,更是說不出的淒涼;我還愛另一個丹麥天才,他便是存在主義哲學家祁克果(Kierkegaard)。祁克果的愛情是個悲劇,在他活生生的經歷里,他闡釋什麼是愛情,好生動,真是現身說法,我年青的愛情極為平淡,應說慶幸?還是羡慕祁克果? 祁克果認為愛情,是一滴一滴的組成,是一段一段的接成,每段之間沒連續,每滴都是一單元,這一分鐘的愛情,不知下分鐘要變化什麼,好生動!好多采!感性是愛情的靈魂,亳無安全感,祁克果與他的愛人便這樣編織這齣愛情悲劇,祁克果一生沒有結婚。相對於祁克果的愛情說,是黑格爾(Hegel)的長流,默默的長流,在理性的安全護喝下,永浴愛河。祁克果說這樣安全的愛情是通向地獄的愛情,意思是亳無愛情可言。只有他那麼戰戰競競的愛情,才是掌握了天堂的鈅匙,聰明的!你說是嗎? 前幾年德國老總理史密特金婚(60)紀念日上,他開玩笑的說,他的婚姻扁擔,可以被現在的總理裁成好多段(史密特一生一次結婚,史諾德到目前己結婚過三次還是四次吧)!我看不要極端,折中一下!? 對了,你的挪威森林看得如何了?  http://www.taiwannet.de/nordse1.gif    

我認為如果一個人一生只有過平淡的愛情,那是可惜的,真正的愛情真的是無理性可言的,但如過度戰戰兢兢,又太辛苦了。愛情應該讓人覺得狂喜,歡欣,但如參雜太多憂慮,懷疑,那無論再精彩生動的愛情,也會令人疲累。該如何折中?我是在愛情了嗎?難怪村上春樹的每本作品,皆膾炙人口,他對故事的鋪陳,皆淡淡卻暗藏著玄機,採用冷峻又灰色的幽默手法,慢慢敘述著,書裡最重要的一句便是"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真的很好看,也不會枯澀。 你常常隨意而發嗎?"我似乎已慢慢無你不行了",意思是說如我已認定你,"盲目"的認定你,你會害怕嗎?雖然你可輕易揮揮衣袖,但我絕對會造成你良心不安,你會害怕嗎?2001/02/23 http://www.taiwannet.de/nordse2.gif